盐巴摆摆

【丹狐】狂躁症患者

——我的爱人,请就这样,将你的一切发泄在我的身上。
然后………再也离不开我。




鬼狐天冲看着手上的病例,并未理会门外走进的患者。
“丹尼尔?”
“嗯。”
鬼狐天冲意外的看着自己这位新患者。一身较为休闲的西装,领带打的很漂亮,连一头白发都丝毫不乱。
他又翻了翻病例,确定眼前人是个重度狂躁症患者。这过程只持续了几秒。
“坐下吧。”他很明白如何让患者感觉亲近而不反感,不警惕。
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鬼狐天冲在等,等丹尼尔主动倾诉,目前的阶段他只需要当一个倾听者。并且,他想了解丹尼尔内心的,他自己的内心。
“我养过一只狗,小小的,很可爱,很调皮,经常被我打。”鬼狐天冲静静的听着,目前看来丹尼尔的表现与常人无异。
“哪怕我经常收拾它,但是我没有很重的打过他,我以为我只是生气………但是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我下手越来越重,直到一次,我看见它看我的眼神中带着恐惧。它看见我停下了手,像以往一样凑过来讨好我…但是我仍然看得见它的害怕……它在怕我……不…不是的,我在怕它。”
丹尼尔深深的呼吸一口,用手遮住了脸。言语间已有些痛苦。“它在恳求我的原谅……不…我想求它…求它离我远一点…不要给我放纵自己暴虐的欲望的机会…求它不要怕我…至少不要恐惧的这么明显…………”
丹尼尔没有看见鬼狐天冲脸上有一丝怪异的笑,似乎带着一丝满意。
他清朗的声音已有了一丝颤抖“我控制不住的想打它,甚至用脚踢,我想将它抱起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我求它不要怕我…求求你…不要刺激我…”
鬼狐天冲知道,丹尼尔的状况看起来很不好,情绪过于激动,已经有些语无伦次。鬼狐天冲现在应该打断他的回忆,进行安抚。但是他没有。
“我控制住了自己………从那时我明白,我有狂躁症。我开始就医,医生开了很多药,我一直吃着,所有人都以为我渐渐好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只是压抑住了自己…知道最近…我发现我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了……朋友,家人,同事…任何人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引爆我……我心里的暴虐再也无法控制……”
尽管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鬼狐天冲仍有些意外丹尼尔对于治疗的配合。毕竟狂躁症再怎么说也是精神病,你见过一个神经病人说自己有病并且乐意治疗的?至少鬼狐天冲没遇到过。
但他很满意。他与丹尼尔高中同校,作为低丹尼尔一届的学弟,似乎暗恋学长是种不错的感觉。因着这份心,大学也报考了丹尼尔的学校。
丹尼尔很信任他,在鬼狐天冲的引诱下两人以治疗为命常常见面,但做的都是鬼狐天冲选定的事。大概类似于看电影、吃饭、去游乐园……………以及,做\爱。




丹尼尔很配合,治疗很顺利。如果单单从丹尼尔日常生活中对于心情的掌控来讲,那么是这样的。
鬼狐天冲是个不错的医生,自从治疗开始他便和丹尼尔住在了一起。

如果丹尼尔有这份心,或者只是无意间询问上两句,就会知道普通的心理医生不会这么治疗病人。
至少不会开些加重病情的药,不会…………………

让病人把所有的暴躁情绪都发泄在自己身上。


晚上,丹尼尔用尖锐的犬牙死死的咬住鬼狐天冲的肩,抱紧鬼狐的双手足以勒得鬼狐喘不过气。
事后,丹尼尔兀自走进了浴室,似乎看不见鬼狐天冲浑身的狼狈,咬痕、抓痕、甚至未消散的重拳下的青紫。
鬼狐天冲的感受?
啧,不是说过了,他很满意,甚至享受丹尼尔依赖他的感觉。
毕竟,鬼狐天冲,也是个神经病。




呜啦!我诈尸了!⁄(⁄ ⁄ ⁄ω⁄ ⁄ ⁄)⁄留下小心心嘛亲
o(*////▽////*)q

【华暗】你一个直男点什么小倌


/有暗香男弟子被人看见全脸就要以身相许的梗/
/一丢丢良心难安的小提示请一定要注意本文没有这么简单/


暗香被扔进了点香阁还债。没错,还债。事情源于几天前宁宁师姐非要去点香阁,这等重大的事情被师姐们一致同意交给暗香。
结果宁宁打碎了不知道多少点香阁的东西自己赔不起又怕被关先生惩罚于是将同行的暗香交给梁妈妈抵债。
经过几天的教导梁妈妈决定让暗香接客。自然是卖艺的。
华山是被自家师兄拉来的。在自家师兄喝醉了之后就被莫名其妙的塞进了自家师兄点的小倌房内。
暗香在见到华山的一瞬间做出了以下判断:华山弟子,穷,没钱,自己还不了债。
于是关上房门撵人出去。可这华山初出江湖的少年心性,偏爱跟人拧着干。直接拉住暗香关门的手一下溜进房里坐在凳子上。顺便带落了暗香的围巾。
暗香的脸顿时就黑了。可惜他的匕首和暗器都被梁妈妈收走没法儿干架。只能很委婉地表示你个穷逼嫖不起我。
华山被这么一激火就上来了,一下拿出几十个高级萃石放在桌上,表示小爷有的有的是钱还不快过来陪小爷。
这时候梁妈妈在门口晃了一圈,暗香赶人的计划就这么破灭了。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恨,并且顺应华山的要求,暗香敞开歌喉就是一曲鬼狐狼嚎。听的华山直打哆嗦。
唱歌不成那就倒酒。暗香看见那张称得上俊朗的脸上贼兮兮的小人得志的笑就忍不住手一抖。酒就洒在了某个不可描述
的地方。
按照惯例这时候身为小倌的暗香应该身娇体弱的依偎上去娇滴滴的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再轻轻的擦拭,身为嫖客的华山再邪魅一笑表示大爷原谅你这个小妖精了,然后两个人就可以r18了。
事情就这么简单吗?肯定不是啊。有的只是两人呆愣的很两块石头一样。这等r18得梗放这俩雏鸡身上真是浪费。
华山走出点香阁的时候被梁妈妈叫住了,梁妈妈以华山是暗香第一个客人的名头逼着暗香再端给华山一杯酒,可惜梁妈妈的算盘落了空,那几十个高级萃石是华山的全身家当,暂时是来不了了。
华山看着暗香浑身冒着黑气,端着一杯酒靠近,第一次觉得暗香还是有点可爱的。


总归吵吵闹闹这两人是认识了,暗香还完债出点香阁后华山还送来了个飞鹰表示祝贺。虽然看了之后暗香因终于脱离苦海的好心情又差了。
两个少年郎因着这段交情后来经常一起打坐修炼,偷瓜跳楼。再后来倒都成了江湖上小有名气的人。
这日两人正一起喝酒,华山突然递给暗香一袋福饼。华山要成亲了,和一个小师妹。暗香的喝酒的动作只是顿了顿,如常接下了福饼表示祝贺,以及自己会去成亲宴。
“百年好合。”
暗香敬酒的姿势和那年点香阁门口一样,只是两人都是笑着的,暗香笑的格外好看,像株月下新兰。


只是不知道后来的后来的再后来,早已成为大弟子的华山从已经是自己妻子的小师妹口中听闻暗香男弟子被看了全脸就要以身相许的八卦会怎么样了。
江湖,两个少年郎那点朦胧的感情怎么抵得过师命,敌得过富贵荣华,名震天下。



刀子好吃嘛~~~打我啊~~~~~~~
不打我就给我个小心心好不好~~~~

【华暗】你一个厨子为什么武功这么高

名字和正文完全没有关系系列





华山是个厨子,江湖上有名的厨子。
但有的不只是厨子的名号,师出名门,却不仗剑天涯劫富济贫惩恶扬善,难免招些闲话。江湖上有的是嘴碎之人,可那些说的过分的,第二天总是死于非命。若是没死那也是伤的极重。
其实这样被收拾的人也不多,就两三个,但这华山名厨背景不简单的名头,也就打出去了。还有些话本里头厨子是个看尽繁华的世外高人,武功盖世,样貌俊朗不凡。也有些酸人说这厨子被人包养。
流言是止不住的,其原因就是只有极少的人见过华山的真容。暗香就是这少数人之一。
暗香算是华山的挚友了,两人住在一个院子里。
暗香是个杀手,揭榜杀人的那种,除了接任务和偶尔回门,其他时候都在院子里呆着,赖着华山做菜。两人是才入江湖便一起住在这个院子里结识的。也幸得两人投缘。
“里面有人没!给大爷出来,让那个华山给大爷做点菜!”
江湖,难免有些狂妄自大的宵小。暗香就负责帮华山解决这些上门找麻烦的。现在也猜得到,那些背后说华山坏话的人就是暗香解决掉的。我们知道没关系,华山不知道就是了。
华山不知道暗香是个杀手,只知道暗香是江湖中人。至少暗香是这么认为的。
两人几年的交情,很是默契。好比暗香出完任务会在外面洗去一身血腥再回小院,好比暗香每次带回来什么材料华山都会做出最合暗香口味的菜。
更好比华山从来不问暗香身上的伤怎么来的。也好比华山每次回门都会给暗香带些雪回来,即使暗香见到的时候已经是一壶雪水。
暗香喜欢雪,但每次华山让暗香跟他一起回去的时候暗香总是拒绝。逼的华山只得这般。很明显的,华山宠着暗香,但是偏偏让人感觉一点都不暧昧,时而像至交,时而像哥哥宠着弟弟那般。

暗香最近很苦恼。暗香觉得自己对华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比如说暗香会在像以前一样趴在桌上看着华山认真切菜的样子脸红,会担心华山会不会在炒菜时被油溅到……
作为从小就被师姐们/照/顾/教/导/长大的暗香,被强逼着看的话本也不少,自然懂得自己是对华山动心了。
所以他苦恼的是怎么撩到华山。毕竟现在看来华山都是笔直笔直的。
想了许久,暗香决定发个飞鹰回门问问师姐们。不料惊动了几乎整个门派,上至关先生下至林师姐的兔子。
所有人经过一致商讨得出了一个绝/佳的方案。给华山下药。并且表示若是华山不肯负责师姐们就打上华山逼婚。
暗香收到回信后决定接个任务冷静一下。顺便带条锦鲤回来给华山红烧。
路过华山房间的时候,暗香忍不住往门缝里看去,看到华山跟一个女子有说有笑。
暗香表示自己很生气,决定接一个天级任务今天不回来了。
暗香去的有些晚,剩下的只有一个天级人物了。一个专门勾人双修的妖女。暗香比较了一下自己的修为,六分胜算,要不了命。若是以往暗香不会冒这个险,但今天他想着看到的一幕鬼使神差的揭下了榜签下生死状。

飞鹰给的目标位置在小院里。暗香和华山住的那个小院。
暗香顿时骑上马飞奔回去。院门前却被华山拦了下来。华山说带暗香去河边烤鱼。暗香却闻到华山身上有一缕脂粉气。
莫不是,华山跟那女子……暗香想到。暗香心里一阵酸涩,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来管华山的私事,可是,这女子并不好,她该死。
想到这任务目标做的那些勾当,暗香直接推开华山走进房内。
房内没有暗香所想的那些,只有任务目标的尸体。和身后环上来的,华山的怀抱。刚才那丝脂粉气似乎散了,替代的是华山身上一贯的香气,有雪的清冽。
“我虽不管江湖纷争,但好歹也是华山弟子。这人既然找上我,我便顺便为民除害了。”
华山顿了顿,凑近暗香慢慢变红的耳垂,说道:“喜欢我就说,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



“马上元宵了,陪我回听雪楼见见云师兄吧。”

【暗香】暗香是信仰

/单纯吹一波暗香/
/悲回风的部分是列表大佬给的/
/小学生文笔/

它坐落在地图角落,深崖之中不分日夜永不见正午的日光,没有终年不化的白雪没有磅礴大气的楼阁更没有黄昏将至时佛塔的辉煌不似汤池的缈缈白雾温软轻暖。它存在感极低,一如每个暗香弟子。

每一个暗香弟子都不认为自己是江湖正道。也不会说自己与邪恶为伴,我们守着自己心中的天意之道,对于世间善恶自有一翻较量。这江湖不管的事我管,这世界抛弃之人我救。一匕在手,我们护尽天下弱小。

暗香弟子做不到潇洒做不到以德报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看尽黑暗。我们行走在黑白之间,血染无数,只为护全重要之人。或者说,只要还有应死之人,我们的刀就永远不会钝。

若说磊落那是更不可能的了,我们沐浴着仇恨,永远无法行走在光明之下。

每一个暗香弟子都是一株兰花,不似光暖,不羡雪白,不求荣华,不入红尘。红尘世俗何好?事事逃不过三千情劫,处处躲不开尔虞我诈。不如深林中,明月向酒,敬一杯刀下亡魂。

每一个暗香弟子都有自己的故事,恨也好怨也罢,我们用一身兰香掩去灵魂中的血腥。我们不需要一个庄重的墓地,就这在这座山中不知道沉睡着多少月下兰。甚至,我们没有墓地,谁也不知道这暂时的藏身之处会不会是永久的埋骨之地。

正因为暗香没有所谓正道,为了报仇,甚至为了他人杀无仇无怨之人,我们不择手段。以杀止杀,以血止血。世界干净,总要有我们这些肮脏之人来维护。


世间本无对错,无对错便无正道。
暗香守着自己的道,用刀下的魂护着江湖安宁。

“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
………
“归去兮,归去兮。”

愿暗香弟子下世安稳长乐,再无入暗香之由。

【丹狐】血月之兆(1)

/伪父子//养成//奇怪的世界观/



丹尼尔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相同的银发柔顺的垂在耳边。他单手撑着脸,直勾勾的看着自家小养子。

三个月前
滂沱的大雨拍打着这个黑暗的城市,打在鬼狐天冲的身上。银白的尾巴脏兮兮的,沾满了泥水和污渍。
他拼尽一切的跑着,紧紧的护住怀里从流浪狗口下抢来的面包,任由伤口中流出的鲜血被雨冲淡。
鬼狐天冲躲到一个黑暗的墙角,他的到来吓跑了几只老鼠。
……哈,自己这衣衫褴褛,浑身脏污的模样,跟这些老鼠有何差别?
鬼狐天冲的心中倒是生出了些抢了同类地盘的愧疚,即使这个地盘只是个肮脏的墙角。
他紧紧的缩成一团,头上的房檐挡去了大半雨水,但凌厉的风仍刮的他脸生疼。
“可怜的孩子。”
干净的男声中满是悲悯,和这个凉薄城市格格不入。
鬼狐天冲一下捏紧了怀里的食物,在这个被世界抛弃的地方,这一块东西能抵得上无数人命。
他抬头看去,额前细碎的白发挡住了他的视线,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唯独一点,他很清楚。
这人是大天使一族的,且地位不低。
鬼狐天冲放松了下来,毕竟这样一个人没理由伤害他,或许更多的是那双与他相同的金眸中的怜惜。
怜惜?一个被族人,被父母,被世界所抛弃的妖,会因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天使的怜惜而欣喜?
鬼狐天冲嘲讽的扯了扯嘴角,牵动了脸上的伤。仍未消除丝毫警惕。
男人移了移伞,为他遮住雨水,高大的身影挡去了风。这是第一次,男人为他撑起的一片安宁的世界。
“我叫丹尼尔。”丹尼尔蹲下身,丝毫不介意满地泥泞弄脏了他的裤脚。他放下大大的伞和手上的东西。
他毫不介意的摸了摸鬼狐天冲毛绒绒的耳朵,当然,被躲开了。丹尼尔不在意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鬼狐天冲等到完全看不清丹尼尔在雨中的背影,再敢确认他是把这把伞留给了自己,鬼狐天冲在同样脏的衣服上擦了擦自己的手,才轻轻地打开那包东西。
高档商店里的便当,他经常在倾倒的垃圾中看到这样的包装盒。显然,这里面是仍温热的食物。
…该说什么?不愧是善良的大天使大人?在这样的乱世中,也只有大天使族才有这样的闲心去随手拯救一个被抛弃的妖。
鬼狐天冲小心的把原来的面包藏好,才回来狼吞虎咽的吃着便当。这是自从被抛弃以来想都不敢想的味道。
更令他惊讶的是丹尼尔没一会儿又回来了,张开的翅膀上有些雨水,昭示着他刚才赶路的焦急。
“还好,还在。”
丹尼尔隐藏了翅膀,再次走进这个小小的墙角,看着被动过的便当满意的笑了笑。等他再次放下手里的东西,鬼狐天冲才看清那是一个医药箱。
他看着丹尼尔蹲下打开它,却被丹尼尔突然地靠近吓了一跳,又往墙角蹭了蹭,躲开了丹尼尔拿着酒精棉球的手。
丹尼尔察觉到他的抗拒和掩饰的并不太好的恐惧,无奈地收回手,轻轻地哄着。
“别怕,我不是坏人。”
显然,这种事情丹尼尔做的并不熟练。鬼狐天冲没有任何放松的意向。丹尼尔顿了顿,更无奈的站起身退开。
“那我把东西放在这儿,你自己处理。明天我还会过来,你要是不在我就在这片街区找你。”
鬼狐天冲又一次看着丹尼尔离去的背影,有些无措,甚至有一丝丝想要冲上去挽留他。
不愧是亲和力最强的大天使族。鬼狐天冲讽刺着自己这幼稚的想法,更谨慎的看了看四周,将医药箱埋在了深深的地下,毕竟在这样的地方,一瓶酒精都值得任何人拼了命的抢夺更何况这样一个箱子。

第二天,丹尼尔如约到来,鬼狐天冲更是鬼使神差的乖乖在这等着。总归,结果很让丹尼尔满意。
这次他仍旧带来了一盒便当,还有一套干净的衣服。不同的是丹尼尔这次没有离开,而是退到可以令鬼狐天冲感到安全的范围外安静的看着。那瘦弱的狐妖令他莫名的心疼。
“你可愿意跟我回家?”
出口的话令他自己都惊讶。鬼狐天冲更是瞪大了眼。
鬼狐天冲小心的观察着丹尼尔的神情,见他满眼坚定,不似玩笑,抿了抿唇。
这个城市马上就要沦陷了,主城区都不一定保得下来,更何况这样一个混乱的贫民区,那时,自己的生存会更加艰难。
但是他仍旧谨慎的摇摇头,拒绝了丹尼尔。丹尼尔也不恼,接连三天,每天都来到这个墙角,带来不同的食物,以及一些必需品。
第四天,冥界大军大肆攻入这座城市,而鬼狐天冲被匆忙到来的丹尼尔一把捞起抱回了家。


诈个尸。证明还活着
写不写下去看心情………

【丹狐】刚刚好的高度(二)

·丹尼尔视角
·不甜你打我


1.我是裁判长丹尼尔
我看上了我的一个参赛者。

2.我不是痴汉
但就是忍不住多派几个裁判球拿着摄像机在鬼天盟附近转。

3.被我派去的裁判球也很开心啊
不会被假的螺丝打
可以离那些暴力的参赛者远远的
还能偶尔收到鬼狐的贿赂
虽然他们说出去的情报都是我让的。

4.什么?我不公正?
对啊,我就是不公正,那可是我家的狐狸。

5.那些小崽子们捉弄参赛者的法子都是鬼狐想的。
我家狐狸高兴就好
我惯的
有意见?

6.我天
我看到他拿下面具了
果然是我家的狐狸
就是这么好看。

7.看着小狐狸成天忙碌贼心疼
我可是裁判长啊
所以偷偷给小狐狸加点积分是可以的吧?

8.假的螺丝那个死小孩
居然敢欺负我家狐狸?
反正他积分多人还傻
所以到现在他也没发现自己买东西的积分是别人的十倍。

9.那个莱娜是不是对我家小狐狸有意思啊
虽然觉得她很不顺眼
看在她一片忠心的份上
救她一下

10.预赛终于要结束了

11.我的小狐狸失败了





12.清晨的阳光洒在洁白的床单上,丹尼尔轻轻吻了吻怀中人毛绒绒的耳朵。
“小狐狸,早安。

放飞自我
破车
走你

【丹狐】刚刚好的高度

·高虐预警

乌云压顶,鬼狐从来不知道凹凸星球可以这样寒冷。他仰面躺着,白色的尾巴上染了一大片鲜红的血,随意的耷在地上。没有面具遮挡的面容俊秀苍白。
果然呢………这不公平的世界啊。无论弱者如何努力都无法战胜天赋,无法战胜强者。
不过自己倒是比那些相信一个谎言,抱着可笑的希望的蠢货好些。何况莱娜那个蠢货还为了救一个害死他们的骗子送了命。呵……真是,可笑呢。
鬼狐捂住被矢量箭头贯穿的伤口,看着宣布预赛结束的丹尼尔,眼里有着挡不住的悲哀与恋慕。
他的丹尼尔大人,还是这么温柔呢。
他原以为参加凹凸大赛就能离丹尼尔近些,直到他明白自己的弱小。原以为能够集结鬼天盟众人之力得到第一………
凭什么呢,凭什么强者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一切,轻而易举的摧毁弱者的一切?不带一丝怜悯。
耀眼的金瞳渐渐涣散…一直以来,鬼狐都难以忘记幼时救了自己的丹尼尔,哪怕那人早已忘记当初随手从河中抱起的小狐狸。
所以,鬼狐追寻着丹尼尔的脚步,参加凹凸大赛。那时的小狐狸不知道凹凸大赛的残酷,只想离心中的人近些,再近些。
鬼狐渐渐开始明白凹凸大赛的规则,明白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鬼狐也知道丹尼尔欣赏强者,于是他开始组建鬼天盟,毫无愧疚地利用众人,将参赛者耍的团团转,对莱娜的真心视而不见,不择手段地变强……只为了丹尼尔。
鬼狐将自己藏在斗篷和面具之下,躲在黑暗中看这一切,他羡慕能够那样肆意欢乐的金,有格瑞的呵护。羡慕到想毁掉这一切。
只有鬼狐知道他每次见到丹尼尔的时候那被面具阻挡的目光有多炽热。每晚他都狠狠按住疼痛的心口告诉自己马上,马上就能见到丹尼尔了。
众人都只知道鬼狐开展着他的百死百生妄想成为世界的王,却不知道鬼狐只是为了见到他的王,轻而易举占据鬼狐黑暗的心的丹尼尔。
鬼狐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一个满心算计的人(狐),他也厌恶这样的自己,但他知道只有这样才有希望一步步走到丹尼尔身边。
但他失败了。
鬼狐看着空中的丹尼尔,刚刚好的高度,仿佛伸手便能紧紧握在掌心,却又只能仰望。
原来死前真的有走马灯……鬼狐看着自己记忆中的丹尼尔,高高在上的,淡漠的,欣赏的,莞尔的……唯独没有对自己笑的。
回收他的裁判球渐渐走近。
罢了……若有下次,请仍然让在下遇见你吧,我的丹尼尔大人。只是,请让在下强大些,能够与您并肩同行。